笔趣阁 > 逆天铁骑 > 第670章 平定湖广

第670章 平定湖广

?热门推荐:
????张应元的五万左家军早就埋伏在武昌城附近。时值月圆之夜,能见度比较高。当年的大部分士兵因为缺乏维生素a,都有夜盲症,没有月光的夜晚固然更隐蔽,可是自己也什么都看不到了,只能打火把行军,反而更容易暴露。

????五万左家军人衔枚,马裹蹄,悄然无声的接近了武昌城望泽门。

????城楼上黑灯瞎火,只有几盏灯笼闪烁。就在此时,城头的人似乎是看到了城下有人到来,一盏红色灯笼挂起,还有人拿着一块黑布,在红色灯笼上遮挡,又放开。从城下望去,只见城头的红灯笼闪烁了三下。

????“城头得手了。”张应元的一名部将道。

????“回信。”张应元打了个手势。

????城下一名左家军军官打开挂在亲兵脖子上的火种罐,点燃一根火把,冲着城头,手中火把摇晃三圈。

????望泽门城楼上响起了绞车拉动的声响,吊桥被人缓缓放了下来,与此同时,城门也被人打开了,黑洞洞的城门洞呈现在左家军眼前。

????“进城!”张应元拔刀往前一指。

????“长官,小心有诈!”一名部将劝阻道,“还是让末将带人先进去。”

????“好,你小心点。”张应元点了点头。在原本的时空,张应元可是“驱逐张献忠入蜀,收复湖广”的大明功臣,后来又跟随左梦庚降清,镇压曾经同为袍泽兄弟的金声桓,从江南一直打到福建,成为大清的忠良。

????不得不说,此贼运气还是不错,原本张世文安排好的将计就计,要把他射杀在瓮城之中,却被他躲了过去。

????张应元的部将率领三千精锐左家军官兵,呐喊着冲过了吊桥,涌入城内。

????武昌是湖广首府,是一座大城,瓮城面积不小,三千左家军全部冲入了瓮城内。那左家部将冲过了瓮城,抵达内城跟前,才发现,内城的城门居然紧闭!三千左家军精锐全部被堵在瓮城中进退不得。

????“咣当”后面响起一声巨响,城门上的千斤闸落下,把三千左家军被彻底关在瓮城中了。就在此时,两边城墙上突然亮起无数火把,不计其数的人头从城墙上冒了出来。

????“中计了!”那部将大叫了一声。

????“放!”张世文手中宝刀往瓮城内被困的左家军指去。

????一千弩手和两千鸟铳手齐射,铳子、箭矢下雨一样向瓮城中射了下去,张应元的那员部将早就被多名弩手和鸟铳手盯上了,张世文话声未落,那员左家军将领身中了十多枚弹丸和十多支箭矢,惨叫一声从马背上跌落下来。

????箭矢弹丸狂风骤雨般射下,被困在瓮城内的三千多左家军当即死伤过半。反正残存的一千多左家军也无法爬上来,鸟铳手和弩手有条不紊的再装填,弩机装填较快,很快又是一轮箭矢编织成一张铺天盖地的网,撒落瓮城之中。随后又是一排铳响,弹如雨下。

????城外的张应元见到城门千斤闸落下,就知道大事不好,他大叫了一声:“不好!中计了!快,冲过吊桥,砸开千斤闸!”

????大群左家军士兵涌上调遣,城头的守军根本无法拉起吊桥。

????就在此时,城头火把灯笼全部亮起,把整个城头照得灯火通明。

????“轰轰”城墙上响起了几声炮声,城头的虎蹲炮发出轰鸣声,暴雨一样的霰弹射下,拥挤在吊桥上的左家军士兵人群中喷出血花,响起一片惨叫声,中弹的左军士兵接二连三跌进护城河中,激起了一阵阵水花。

????城头投下了万人敌,在左家军人群中爆炸。铁蒺藜在拥挤的人群中横飞,一下就炸空了一大片。

????鸟铳弹丸和弩箭一轮又一轮射下,把拥挤在吊桥上的左家军士兵给射杀了无数。

????此时,进入瓮城的左家军已经全军覆没,三千多人几乎全部都被射死在瓮城里面,至于尸体堆中可能还有活着的伤兵,那也活不了多久,无论是被弩箭射伤,还是被鸟铳打伤,最终都会在痛苦中死去。

????杀光了瓮城内的瓮中之鳖后,一千弩手和两千鸟铳手也赶到城门楼上,向城下的左家军猛烈射击。

????张应元见偷城计划已经彻底失败,城外又被射杀了无数,他们这五万人又没有携带攻城武器,现在临时打造攻城武器根本来不及,更何况以五万人要攻下三万人驻守的武昌城根本就不可能。张应元只能无奈的下令:“撤军。”

????东面的东湖堡、严东堡和潘家坞堡三堡,在天黑之前也等到了李国栋亲自带队的一万多援军。

????左良玉不敢再攻打军户所,只能无奈放弃,收缩兵力,安营扎寨,同清一色全部是骑兵的李国栋大军对峙。

????左家军大营,灯火辉煌,左良玉坐在中军大帐中坐立不安。当年没有无线电,他根本就不知道张应元的偷城计划已经彻底失败,现在黄州城被李国栋攻下了,自己的老巢都被人端掉了,唯一寄希望的,就是张应元能够拿下武昌城,这样他就还有翻本的机会,否则真的是连底裤都输光了。

????“父亲大人,但愿张将军已经得手。”左梦庚上前,安慰正在喝闷酒的左良玉。

????左良玉摇了摇头,叹了一口气:“老子怎么总是觉得,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?李二狗诡计多端,只怕张将军也失败了。”

????左家军大营内,左家军兵将们士气低落,一片唉声叹气声此起彼伏,虽然左良玉已经下令封锁黄州失守的消息了,可是消息还是被人传了出去。得知自己的老巢都被人端掉了,尤其是那些家中有家眷的军官,得知家眷落在晋阳军手里,他们哪里还有心思打仗?

????同左家军形成鲜明对比的,是李国栋的三座军户所内,军户们所内张灯结彩,每一名军户脸上都洋溢着笑容,他们坚持了一整日时间,没有白白坚持,伯爷终于带人来救自己了!尽管也牺牲了不少兄弟,可是敌人的损失更大,伯爷的精锐大军来了,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就能活下去。

????可是军户所内,不少女人和孩子都哭哭啼啼的,那是因为她们的男人阵亡了,好容易找到了新的男人来养家糊口,可是好日子没过几天,男人又死了,怎能令这些女人不伤心?

????受到女人孩子的影响,原本心情大好的军户们士气也低落了。所幸的是,李国栋自己的一万余精锐骑兵丝毫不受影响,他的晋阳军和这些军户从表面上来看是两套体系,晋阳军是募兵制,军户是军户制度,互不相干。

????“大哥,毕竟他们也是我们的兄弟,他们也是可怜,刚刚结婚没多久,就丢下女人小孩自己去了。”张炜道。

????李国栋点了点头:“打仗不可能没有牺牲,阵亡的军户,和我们自己的晋阳军牺牲的弟兄有一样的待遇!我们会给他们发抚恤金,至于女人嘛,可以让她们再改嫁。看样子,我们需要建立一座纪念碑了,凡是我们晋阳军和淮军所有牺牲的兄弟,有名有姓的,都要留名。无名无姓的,安葬在无名烈士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