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寒门状元 > 第二四六二章 大胜

第二四六二章 大胜

?热门推荐:
????因为策划时就确定此战的作战方式不是强攻,而是布网以待,所以正面战场看起来风平浪静。

????远处火光清晰可见,空气中散发着一股呛人的味道,不过总归这里距离战场还有好几十里路,远好过于那些被烟雾笼罩的叛军士兵,此刻他们正在遭遇一场前所未有的劫难,很多人因为窒息再也走不出那片山林。

????“不知道要死多少人。”唐寅突然感慨一句,旁边马九听了,只是诧异地瞟了他一眼,就没有更多表示。

????战争还有不死人的?

????这次作战持续时间很长,唐寅站在营门口,眺望远处红通通一片,想看清楚战场情况,可惜却怎么也做不到。

????好在不断有传令兵从前线过来,将战场上的情况大致说明。

????“唐先生,叛军主力果然选择向东面突围,一头撞进我们预设的包围圈……目前我军已跟他们接战,结果未知。”马九对唐寅说明。

????唐寅皱眉:“怎么这么久才接战?难道之前的计划出现偏差不成?”

????马九仔细想了下,回道:“大概是叛军想确定最终的突围方向,耽搁了时间,好在并未出意外。”

????唐寅点了点头,叛军藏身的山谷绵延数十里,想一把火把所有叛军笼罩其中不太现实,他琢磨:“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反其道而行之……说是怕打草惊蛇,其实就是要打草惊蛇才能取得理想的效果。不过……这算是我误打误撞蒙对了沈之厚的想法,还是说他真的全部听从我的建议?”

????如今官军和叛军已经厮杀在一起,唐寅仍旧不清楚自己在这场战事中的定位。

????想不明白的事,他不会多费脑筋,作为军师,不用亲临一线作战,可以在营地里等候军功到来,这对唐寅来说是一件相当惬意的事情,他仔细想了下,觉得之前几天被沈溪为难问策,相当值得。

????“如果不如此的话,可能我要跟他去打仗……主帅自己都亲赴一线,而我只是给他出谋划策便能得到功劳,战后还会被提拔。这是何等好事?”

????不由的,唐寅笑了起来,虽笑容异常灿烂。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一直到后半夜,前线回报战事快结束了。

????叛军冲出山林进入原野后,一头撞进官军预设的包围圈。叛军头领发现情况不对,立即选择分散突围。

????因为叛军主攻方向不同,局部战场战斗持续的时间也不尽相同。

????叛军守在林中,乃是为了藏身,避免跟官军作战,保存有生力量。但现在是突围,事关生死,叛军不得不倾尽全力,完全可以想象一线战斗是何等激烈。

????“山林里火势极大,再者尘烟弥漫,根本没法靠近他们之前的藏身地。”马九向唐寅介绍情况,“要彻底查清楚叛军数量,大概要等天亮后火小一些,甚至要等过中午大火熄灭以后。”

????劲吹的西北风带来一个结果,那就是以起火点为界,北面林子完好无损,东面则火烧连营,但这片区域北面是刁河,南面是汉水,相对狭小,东面则是光秃秃的原野,就算烧光影响也有限,何况山谷间林木有断层,加上春夏时节空气湿度高,大火的波及面并不大。

????唐寅看了看防守有些薄弱的营地,问道:“中军这边几时挪营?”

????马九淡淡一笑,这不是他需要考虑的问题,所以没法作答。唐寅见状轻轻一叹:“看来得等沈尚书回来才能知晓了。”

????“时候不早,我先去休息了。”唐寅打了个哈欠,此时他已不担心这场战事的胜败,终于可以放下所有担心好好睡一觉,“沈尚书回来后,记得通知我一声,这几天风寒还没好,相信沈尚书能理解。”

????马九赶紧道:“唐先生请移步寝帐。”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唐寅睡得很安心,好像这场战事跟他没什么关系,快速入眠后甚至没梦到任何有关交战的场景。

????天亮后,最先回来的是刘序和他的两千将士,这次刘序斩获颇丰,仅仅抓获的叛军数量就有四千余人。

????战俘排成的队伍很长,一点点往营地挪动,此时唐寅刚睡醒,站在营门口,打着哈欠,看官兵押送战俘。

????“唐先生,您可真是大才……有您的策略保证,这次战事我军大获全胜。”

????胡嵩跃显得很兴奋,“胡某奉命将战俘送到邓州,胡中丞会派人过来交接,您不回城去看看吗?”

????唐寅听着胡嵩跃吹嘘,摆摆手:“我去城里干嘛?还是留在这边整理战果吧!”

????胡嵩跃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,无心再理会唐寅,赶紧带人去跟胡琏派来的人交接。

????所有一切都很顺利,唐寅心想:“胡重器本来应该有意见吧?不过随着这场战事结束,功劳压身,一切芥蒂都会消弭于无形,所有人都会感到满意。”

????因为战俘的队伍实在太长,唐寅没心思看完,折身回营,此时王陵之带着朱山过来,问道:“唐先生,沈大人回来了吗?”

????唐寅摇头,看着不远处正在跟手下斥候说话的马九:“有事你去问马将军,他对前线的情况更为了解。”

????随即三人一起到了马九跟前。

????马九对唐寅等人结伴过来询问还有些迷惑,等弄清楚情况后回道:“大人还在前线,战事尚未结束,只是局部战场有了结果……”

????唐寅点头:“也对,昨晚一场混战,包围圈中叛军对各个方向官军的数量不甚明了,再者内部没有形成协调统一,才会为我军所趁,不过天亮后,他们知道官军各路防守强弱和兵马分布,必定有针对性地发起突围作战。”

????马九和王陵之没说话,朱山却崇拜地道:“唐先生见地果真不凡。”

????王陵之没好气地呵斥:“用得着你说?唐先生没本事,怎会被大人器重?以前大人走到哪儿,都不会带军师,因为大人自己就是最好的军师,但这次偏偏启用唐先生,可见唐先生有多不凡!”

????提到沈溪,王陵之满脸自豪,他对唐寅虽然也很尊重,但这种尊重更像是出自对沈溪的信任。

????朱山笑呵呵不说话,她这一笑,反而露出一抹女儿家的姿态,唐寅只是随便看了一眼,便觉得有哪里不对,此时马九笑道:“小王将军和田将军先整军,守好营地,这边交给我便可。”

????“唐先生和九哥,你们忙吧……”

????王陵之笑呵呵带着朱山走了。

????等人离开,唐寅凑过去问马九:“马将军,那位田山将军,莫不是一名女子?”

????马九见唐寅终于发现真相,笑着说道:“其实没什么好避讳的,唐先生不是外人,我便说了……那位是小王将军的夫人,武勇过人……呵,这种话不好在他夫妻二人面前说,但也是因为本身有能耐,她才会被我家大人重用。”

????唐寅一怔,问道:“小王将军的夫人,莫不就是……义宽的妹妹?”

????马九笑着点头:“正是。这次大人没让义宽随军,留在京城,好像有什么事交待他做,便让田山……应该叫朱山一起来,不过军中女人到底不那么方便,之前一直留在运粮队,最近才到中军。小山力气很大,小王将军很多时候都比不过。”

????听到这话,唐寅不由吸了口凉气,王陵之本事有多大他很清楚,如果说有个人比王陵之还要厉害,且是一名女子,那该有多恐怖?

????“怪不得,怪不得。”

????唐寅啧啧称奇,这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。

????就在二人交谈时,又有几路人马回来,也押送有不少俘虏,马九没心思跟唐寅闲话,去跟这些将领接洽。

????唐寅看着没趣,到营门口寻找了块大石头,爬上去坐下,远远看到王陵之和朱山夫妻带着一队骑兵在营地周边巡查,颇为感慨。

????“沈之厚军中,什么奇葩人物都有,几场战事下来总算长见识了,或许只有他这样的统兵奇才,才能聚拢这么一批有能耐的将领,不过看起来就算他不在军中,这些人也可独当一面,只是缺少一个善于调度的主帅罢了。”

????唐寅突然想明白沈溪为何会对他委以重任了。

????“难道说,沈之厚自己不想继续领兵,对于四海内奔走有些厌倦了?若是如此,他把我培养起来,以后就是我带着这群人打仗?少了他的号召力,我能对付得了这群心高气傲的将领?啧啧,还是当个文官好,带兵的事,还是交给懂兵的人罢!”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战事结果如唐寅所料,的确没什么悬念,官军大获全胜。

????不过一直等过了中午,沈溪才带着人马回到军中,此时连胡琏已在营地内恭候多时。

????同时被沈溪带回来的,还有叛军首领之一的刘七,以及一众叛军高层,只是不见刘六的踪迹。

????“沈大人!”

????所有将领都来到沈溪跟前,也就是说,沈溪并没有派人追击穷寇,有不少叛军头目从这一战中逃窜。

????沈溪站在中军帐门前,左右全都是身材高大魁梧的将领和侍卫,刘七被五花大绑按在地上,拼命昂头,一副倔强的模样。

????“贼人可知罪?”沈溪喝问。

????刘七努力抬起头,盯着沈溪冷笑不已:“世人都道沈大人乃爱民如子的好官,大河南北的百姓都惦记着您的好,却未料也是为获取功劳不择手段之人……我呸!”

????亲自将刘七擒获的宋书恼火地道:“敢对大人不敬,想找死吗?大人,这家伙不服气,先打他几十军棍,杀杀他的威风。”

????沈溪一抬手,阻止宋书行凶,道:“刘七,你也算一条汉子,但因为你举旗反叛,给中原百姓带来巨大的灾难,导致民生凋敝,死人无数,这罪责你怎么也逃不掉……不过本官不会轻易给你定罪,会将你交给朝廷!”

????“老子不怕死,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!现在就杀了我吧!”

????刘七知道要是被朝廷定下叛逆大罪,会承受千刀万剐之苦,不如激怒沈溪,引颈就死来得痛快。

????胡嵩跃怒道:“想死?没那么容易!不把你身上的罪孽厘清,就这么去死?就算做鬼,也要让你做个清醒的鬼!”

????刘七本义愤填膺,但此时却不再言语,选择权已不在他手上,在被朝廷擒获后,想死也算是一种奢求,无时无刻都会被人盯着,没机会寻死,最后只能等朝廷审判发落。

????沈溪道:“刘七,你若想死个痛快,便把你兄弟的下落说出来,免得他受苦。”

????“啊呸!狗官!”

????刘七闻言涨红着脸,破口大骂,“死则死矣,老子还在乎怎么死?朝廷倒行逆施,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,总有一天还会揭竿而起,到时候你们必将万劫不复……我兄弟会给我报仇的!”

????“嘿,这家伙真不怕死,不教训一下怎么行?”

????宋书挽起袖子就想上前动粗,但看了沈溪一眼,发现沈溪神色冷峻,目光如电一般扫在他身上,当即讪讪地退到一边。

????沈溪晒然一笑:“你们这些贼人,老拿百姓说话……你们遭遇不公,朝廷是有责任,但造反是唯一解决问题的途经吗?看看你们举兵以来,中原及晋冀鲁等地民生凋敝,农业生产几乎遭致毁灭性的破坏,如今已是初夏时节,春耕还没完成,接下来百姓如何过活?”

????“朝廷如果不从他处调拨粮食,今年中原之地不知道要饿死多少人!还有因为你们造反,耽误朝廷抢修堤坝,赈济灾民,一旦黄河再次决堤,到时候又要死多少人?所以,不要老代表百姓,既然选择造反就该知道战败有何结果,这是你的选择,怪不得旁人……把人押下去吧!”

????沈溪不想从刘七身上得到更多有关刘六的消息,下令让人把其押走。

????刘七被人架起来,往远处拖去,刘七拼命挣扎,别着头咆哮道:“朝廷言而无信,我们选择归降,你们却赶尽杀绝,大明就毁在你们这群贪官污吏手里!老天会惩罚你们!”

????这种狠话没有任何意义,反而让在场将领发出不屑的冷笑,让一个不可一世的贼首陷入这种歇斯底里的地步,这也算是一种压倒性的胜利。

????不过沈溪却没有因此得意洋洋,打量在场将校:“各自整理麾下兵马,今晚把折损和功劳点算清楚,明日一早返回邓州!”

????“得令!”

????在场将校更觉颜面有光,一个个精神抖擞返回各自部队,清点战损及功劳,好像已完成平乱战事,就等最后论功请赏了。